图书放漂 文明留根
时间 : 2014-04-21 11:34 来源 : 在本科生经典名著研读计划之“图书漂流活动”启动仪式上的讲话 作者 : 黄维  点击 :

 

很荣幸,在图书漂流活动启动仪式上,和大家一起分享、交流关于经典名著研读与知识传播、人格培养、文明传承、文化建设的一些看法与思考。

图书放漂仪式源于读书漂流这一传统,它起源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欧洲,读书人将自己读完的书,随意放在公共场所,捡获这本书的人可取走阅读,读完后再将其放回公共场所,让下一位爱书人阅读,书籍在陌生读书人之间没有借书证、不需付押金的自由流动过程,美其名曰书香漂流。我非常欣赏这种共享方式,知识因传播而美丽,思想因解放而生动。因此,我的第一个倡议就是:让经典名著在校园里起来,建立情感纽带、构筑共同记忆、搭起进步阶梯。

谈到书香,大家不妨思考一下,什么是大学校园之于其他区域最为独特的地方?恐怕就在于那点浓郁的书香。翻开书本,书香扑鼻,跃然纸上的文字,引领我们进入知识的殿堂。书香关乎一所大学的文化品位、价值追求、精神积淀。书香浓不浓,很大程度上决定着这所大学办得成不成功。

面对当前普遍存在的创业热潮,以及被社会诟病的商业化气息浓厚、人才培养水平堪忧等发展中的问题,我们应当反思,大学何谓,大学何为?当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们可以从不同角度去解读。

但,我们不可否认,追求真理,崇尚自由,是大学永恒不变的精神所托;培育人才,守护人类的精神家园,是大学的崇高使命。可以说大学所有的工作都应该围绕人才培养这一主题、主线、核心开展。无论是学科建设、科学研究、服务社会、文化传承,归根结底都是服务于人才培养。书中自有黄金屋,的培养源于这个阶梯的搭建。大学应以人才培养为核心,脱离功利主义的泥潭、市场元素的干扰,回归大学之道,还教授以尊严,给学者以从容,使教师能自信从容、潜心低调、淡泊名利,安心科研;使学生能自主学习知识和创造知识,使大学真正成为高水平、高素质人才的培育地、集聚地。那弥漫校园的,是花香亦或书香?

认真回顾梳理我在南工的主要工作,也主要集中在正本清源,强调以人才培养为核心、回归大学教育本源的办学宗旨,而文化建设就是我比较看重的方面。探索文化根脉,树南工文化品牌,讲南工人的故事。

图书放漂活动正是检验文化建设的试金石,亦是提升校园文化的营养剂。如果放漂的经典名著、长时间无人问津,那么校园一点也不反过来,如果招致哄抢、却不见回归,那么我们的道德底线就需要叩问了。

我们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精神家园中可以传承的东西很多,在我捐赠的几本书里面,就有两本是关于国学的书。中国素有推崇君子人格的传统。诸如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的谆谆告诫,终日乾乾,夕惕若厉的慎惕之虑,筚路蓝缕,以启山林的开拓精神,艰难困苦、玉汝于成的顽强意志,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人生理想,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爱国情怀,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凛然正气,仁义理智信的基本价值观,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的奋进态度,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坦荡胸襟,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的精神境界,……这些蕴含在我们传统文化之中的君子之德,亦是健全人格之基础,学风建设之根本。因此,我的第二个倡议就是:让经典名著在校园里起来,坚守道德底线、夯实诚信基石、塑造君子之德。

其实听到图书放漂的活动,我首先联想起的是极具中国文化意象的曲水流觞,它源自一千六百多年前、那个著名的永和九年书圣王羲之偕亲朋谢安、孙绰等四十一人,在兰亭修禊后,于溪流旁举行饮酒赋诗的文人雅集,留下了几乎家喻户晓的文书俱佳的奇作品——《兰亭集序》。同样都是漂流,曲水流觞虽未涉及书籍,但流淌的却是中国人寄情山水、引经据典、饮酒赋诗、畅谈古今、指点天下的诗情画意,万变不离宗,漂流的仍是书中之大观,与图书放漂,有异曲同工之妙;而曲水流觞则更有中国文化的灵动。

在生活节奏日益加快的今天,我们或许已经习惯于互联网时代——甚至已经是自媒体时代——知识信息传播的快节奏和多维度,已经习惯通过手机或电脑阅读电子书刊,习惯在微博或微信上分享热点文章。说实话,我自己也经常与周围的同志们在微信上分享文章,交流读后感。但同时我们也应当认识到,这种阅读形式是无法取代书籍阅读给心灵带来的涤荡,更无法代替图书馆在文化传承中的地位。所谓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下面我简要谈一个例子。今年年初,我应邀前往英国九所大学讲学,在牛津,我当即被他们的图书馆征服。牛津大学图书馆是世界上收藏书籍和手稿最多的图书馆之一,现有藏书800万册,其中很多都是古籍珍本,级别仅次于大英图书馆。在图书馆二楼可开架阅览的图书中,有很多是三四百年前的珍贵资料。戴上手套,翻开略微泛黄的纸张,映入眼帘的是用鹅毛墨水笔撰写的拉丁文,以及提醒读者只能用铅笔做记录的提示,以防污损这些珍贵书籍。在这样的阅读氛围中,透过文字,能够触摸到那份厚重与积淀,能够感知浸润在时空中的知识传递、文化传承、思想碰撞,感受到对知识的尊重与敬畏,而此时,阅读的意义,绝不仅在于知识的获得。牛津的图书馆由104个独立的单元馆组成,而这些图书馆主要是为本科生设立。在牛津,阅读已然是一种传统。在这样的熏陶下,牛津在人文艺术领域始终表现卓越,贡献突出。在2014QS世界大学学科名中,牛津的人文艺术学科均位列全球第一。

由此可见,传统书籍阅读有助于系统理论的建构、价值理念的浸染、典籍文化的熏陶,尤其在传统文化方面。因此,我的第三个倡议就是:让经典名著在校园里起来,承习中国传统、引领先进文化、守望正义良知。

 

图书放漂承载的是诚信,漂流的是知识,传承的是文化,留住的是文明。让我们重拾曲水流觞之雅致,放漂图书、博览经典、徜徉书海,留住中国文化之根、构建书香墨韵之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