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源头上改革科技评价体系
时间 : 2014-12-28 14:26 来源 : 2014年12月28日与科技部领导交流时的发言 作者 : 黄维  点击 :

 

去年召开的科技创新大会颁布了《关于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加快国际创新体系建设的意见》,令人深受启发。身为一名从事科研工作30年的科技工作者,我也一直在思考,我们的科技评价体系应从何而改、改向何方?

今年年初,我应英国皇家工程院的邀请前往剑桥、牛津、帝国理工、伦敦大学学院、诺丁汉大学、谢菲尔德大学、圣安德鲁斯大学、斯特莱特大学、曼彻斯特大学进行访问讲学。在剑桥卡文迪许实验室,我的老朋友、现任卡文迪许主任教授弗莱德爵士(Prof. Sir. Richard Friend)不仅向我们展示了最新的科研成果,而且毫无保留地与我们分享了卡文迪许实验室面向全球招揽人才的Winton项目。认真听下来,感触颇深。Winton项目每年从全球遴选2-3名还未找到永久职位的年轻学者加盟卡文迪许实验室,被选中的学者将在未来5年内获得充裕的研究经费,并可自由选择研究方向,而他们只要在5年内发表2-3篇文章即可选择留在卡文迪许实验室。如今,该项目已为卡文迪许实验室引进了多位拥有巨大潜力的优秀年轻人才,让实验室受益匪浅。的确,人才是第一资源。国内外任何一所大学,谁拥有顶尖人才,就能迅速抢占学科高地,引领学术潮流,斩获话语权;谁拥有学术大师,就能很快建立业界品牌,收获学术影响力、拓展学校美誉度。同时,这一做法也让我很受触动,正是如此宽松的学术环境、优良的科研条件、以人为本的理念,不仅引来了人才,而且留住了人才,造就了剑桥。

纵观世界文明史,在漫长的岁月中,中华民族虽屡经曲折磨难,却巍然屹立不倒;中华文明绵延五千年甚至更久的时间,一脉相承发展到现代,可谓空前绝后的举世奇观。再放眼全球世界政治经济大格局,我国正处在自近代以来最好的发展时期。2007年,美国《时代》周刊就刊登封面文章“21世纪是中国的”,“世界正在中国化”。2010年第二季度,我国GDP总量超越日本,跃居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我们在世界上的话语权、对世界和平发展的贡献正在与日俱增,正逐渐成为未来世界版图的重心。有经济学家预计到2025年,中国即将取代美国将成为世界GDP总量第一,2030年达到GDP人均第一。为此,我们充满信心。面对未来,我们以审慎的乐观主义态度拭目以待大国之崛起。

国强则民盛。据教育部统计,2013年出国留学人数比2012年增加3.58%,归国人数增加29.53%。中国快速上升的经济实力直接造成海归增幅是出国留学增幅的8倍以上。据预测,未来5年,中国将迎来回国人数比出国人数多的拐点,中国将从世界最大的人才留出国转变为最主要的人才回流国。

总揽我国科技事业发展形势,令人颇感自信与自豪。在经济实力不断上升的同时,国家财政支出政策也一直向科研领域倾斜,不断引导社会创新资源向科研领域聚集,科研投入水平也水涨船高,与日俱增。2005年至2011年间,中国的R&D经费总量翻了两番,由299亿美元增加到1344亿美元,跃居世界第三位。最新公布的统计报告表明,2012年,全国共投入R&D经费10298.4亿元,较2011年增加1611.4亿元,涨幅为18.5%R&D经费投入强度(与国内生产总值之比)为1.98%,比上年的1.84%提高0.14个百分点。按研究与试验发展人员(全时工作量)计算的人均经费支出为31.7万元,比上年增加1.6万元。从活动类型看,全国用于基础研究的经费支出为498.8亿元,比上年增长21.1%;应用研究经费支出1162亿元,增长13%;试验发展经费支出8637.6亿元,增长19.2%。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和试验发展占R&D经费总支出的比重分别为4.8%11.3%83.9%

近年来,我国科研人员凭借顽强的拼搏精神,在科学高峰上攀缘不止,不断掌握并突破核心技术。在科学论文方面,我们已经达到与主要创新型国家总量并行的阶段,而且呈现出迅速增长的态势。近十年来,我国科技人员发表国际论文总量居世界第二位,被引次数排世界第六位,高被引国际论文数量排世界第五位。SCI论文被引证次数的增加量,可以视为我国科研人员创新由量变到质变的一份体检证明——2007年至2011年,中国SCI论文被引证次数达到205.6万次,与2001年至2005年间相比增长了约3.5倍,已经超过法国、日本,跃居世界第四。

今天的中国,既不缺吸引人才的大环境,也不差钱打造一流的实验条件;事实上,我们缺乏的是宽松自由、能够帮助人才健康成长的学术环境,是以人才为本、学术为上的评价机制。为此,我们需要改变以论文、项目、经费、专利、奖励论人才的做法,要从发展前景角度进行评价、考核。今天的我们,经过长期积累,基础研究已经实现了跨越式发展,与世界先进水平全面接轨,在相当多的领域已与国际同步甚至在个别增长点上实现了超越,一些重要科学问题和关键核心技术已经呈现出革命性突破的先兆。建议执行国际同行评价制度,聘请理念相同、公正敢言、视野开阔、科学研判能力突出的高水平专家组建评议团队。对基础性前沿研究、应用型研究分类管理,多考虑科研成果在行业领域、学科方向上的认同度、尊重度、追随度,坚持以实际贡献对研究成果进行评价。

学术不等于权术,学界更有别于官场。君子之风,学者之范。大学理应给学者以尊严,还学者以从容,要为学者提供广阔而自由的舞台,要让他们从跑项目、跑资金、跑奖项中解脱出来,让创新思维自由开花结果,让科学信仰、学术道德得以捍卫。为此,我们要完善科研人员收入分配政策,健全与岗位职责、工作业绩、实际贡献紧密联系的分配激励机制;推进科技评价和奖励制度改革,制定导向明确、激励约束并重的评价标准;加强科研项目和资金配置的统筹协调,大幅提高科研经费中人员经费的比例,要在科研项目的大项中列支合理的人事成本和绩效奖金,让学者公平、公正、合理合法地获得应用收入,充分调动科研人员的积极性和创造性。

科技兴国,人才强国。即将出现的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与我国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形成历史性交汇,为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实施提供了难得的重大机遇。如若我们的学术环境、科技评价机制能让科技工作者善待其才,不挥霍、不折腾,逆境不烦、享誉不骄、受谤不恼,真正做到自信从容、潜心低调、淡泊名利,那么,浮躁之于学术圈,便会渐行渐远;创新能力、科研实力的大幅提升,便轻而易举。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要紧抓机遇、用好机遇,不能等待、不能观望、不能懈怠。中国科技事业发展到今天,我们既有自信的底气,也有自信的豪气。我们既不妄自菲薄,也不妄自尊大。自信,但绝不自满;自信,但绝不自封。“山径之蹊间,介然之而成路,为间不用,则茅塞之矣”,改革将永无止境、永不停滞;“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立足源头,放眼全局,建立自信,为改革明方向、定基调;“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走在改革的路上,我们要以一往无前的勇气一扎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