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初心 方得始终
时间 : 2014-12-27 10:16 来源 : 2014年12月27日在北大研究生会三十五周年晚会上的致辞 作者 : 黄维  点击 :

 

感谢你们邀请我回家。两年前的秋天,我受邀参加了母校的开学典礼,两年后的岁末,我有幸回到曾经工作过的研会,家的意味更浓了。今天,是北大研会35周年的生日;今年,也是我成为北大人的第35个年头。

一路自南向北,寒意渐浓。我想起穆旦在七十年代的一首诗,诗里说,我爱在冬晚围着温暖的炉火/和两三昔日的好友会心闲谈/听着北风吹得门窗沙沙地响/而我们回忆着快乐无忧的往年。《燕园情》依旧唱响在我们心中,一塔湖图正在感受着改革的温度,可以让我发思古之幽情的三角地却不复存在了。那时候它可是研会等各式学生活动的主阵地,后来你们有了英杰、有了未名BBS,有了更丰富便捷的微博、微信。

我们中间横亘了二十多年,不知道曾经激荡在八零年代青年心中的启蒙话语,高扬在那时候北大空气中的思想与精神,你们还会否理解?那一份狂飙突进的理想主义姿态,在你们看来,是浪漫的、是空想的、还是用燕园的塞万提斯像来回答,是堂吉诃德的?

我想,这都无碍。因为,北大是常为新的,改进的运动的先锋,要使中国向着好的,往上的道路走。这句鲁迅先生的话也在今年五四习总书记的北大座谈会上被引用。北大是中国第一所现代意义上的大学,是五四的发源地与摇篮,五四也赋予了北大爱国、进步、民主、科学的精神内核。这场敢为天下先的青年运动,更为北大和北大人留下了铮铮傲骨和决绝姿态,从严复到胡适、陈独秀,从老校长蔡元培到马寅初,这青春,绵延了百年。

常为新,也是北大留给我的巨大财富。九十年代初,我离开北大去了新加坡。十多年的燕园科研,我都在做化学。到新加坡,我却选择了在物理、化学、材料、电子和信息等多个学科交叉领域发展起来的有机光电子学。这是一条崭新的道路,没有学术积累、没有人才队伍,一切从零开始,一切充满悬疑,亦承载希望。世纪之交,我和几位新加坡的同事一起,毅然放弃十多年的事业积累,回国创新创业。我们希望学以致用,将科技前沿带回国内,我们也希望穿针引线,搭建智力回流的桥梁。如今,又一个十年过去了,我辗转上海、江苏,打造团队、建设平台。在南京工业大学,我们团队支撑的柔性电子研究部,成为学校牵头的首批国家级协同创新中心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的改革也不止于协同创新,文化引领、人才引育,认识新常态、适应新常态、引领新常态的工作正在如火如荼地展开。

今晚,我在这里见到曾经研会的同学、同事,光阴荏苒,物换星移,难免有黄金事物难久留的叹息。然而,我又在这里遇见你们,时值当年我们那个年纪的你们,照花前后镜迭迭交映着过去与现在,还有未来,犹如诗经中说的,今夕何夕,见此邂逅,子兮子兮,如此邂逅何?

我们常说时代的变迁,我也常在南京工业大学用《双城记》里的经典开场白形容当下这个时代,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

作为北大人,作为北大研会人,我相信你们已经拥有了很高的起点,不论在学识修养,还是在能力眼界方面,都无需太多的提点。况且在这个大数据时代,信息的生产方式早已发生了变化,如何认识社会、走向社会、介入社会,都不会是问题。我唯一想表达的反而是,希望你们有所坚守、有所担当、有所相信、有所淡泊,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不忘信仰,砥砺前行。

都说传统中国诗歌的审美是一见钟情,而到了流动的现代性语境中,它变成了一别钟情,于是有了戴望舒的《雨巷》。从现代性到后现代性,人们强调碎片化、强调断章、强调解构、强调质疑,因为先验世界的本真意义被丢失了。海德格尔早在上世纪初就在《诗人何为》一文中指出,作为一个诗人意味着,以诗的方式寻索诸神逝走留下的踪迹,诗人在世界暗夜的时代里道神说祗。

我想,这个诗人,就好像柏拉图的哲学王,亦或是尼采的超人,是要承载信仰、承载担当、承载意义的时代精英们。北京大学章程是国内最早发布的大学章程之一,蔡元培等老北大人提出的教授治学的理念再度回归。无独有偶,在南京工业大学,我们也强调以回归大学教育的本源为办学宗旨。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我们,作为已经渐渐老去的北大青年、研会青年,还在追寻本源,还在说志不尽,愿未央,天下事犹未晚也;作为新星的你们,又可否让理想涤荡胸襟,让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精神魅力再度回响?

白马入芦花,银碗里盛雪,据说这是禅宗之高境。是耶非耶,亦真亦幻,不着于相,水月相忘。北大讲求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求是之态度、兼容并包之胸怀。燕园十多载,风骨常留心,我回首这三十多年自燕园开启的人生,始终是凭着一颗广博求知、担当道义的初心,努力追求眼界宽、思路宽、胸襟宽的境界,方能配得上这个时代,方能不辜负这个时代。

 

现在是岁末了,即将迈入新年,即将进入我们共同的第三十六个燕园韶华,在座也有很多的同学、朋友可能就要踏上回家的旅程。有未知的前程,亦有身后的家园。我不禁想起《奥德赛》中关于伊萨卡岛的美丽传说,也想起当代希腊诗人卡瓦菲斯的这首诗,送给大家,祝愿你们、祝愿研会如诗中所说:当你启程前往伊萨卡/但愿你的道路漫长/充满奇迹,充满发现。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