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北大 选择中国 选择未来
时间 : 2012-09-04 09:25 来源 : 2012年9月4日在北大开学典礼上的校友致辞 作者 : 黄维  点击 :

 

 

非常荣幸能有机会,作为校友代表回到魂牵梦绕的母校汇报。几天前,母校老师在联系我的时候非常热情,说我的条件相当独特——是院士、校长,又是本硕博校友,也是学生干部出身,所以希望我能来和同学们分享心得体会。我却之不恭、受之有愧,尤其是在这么庄严、隆重的开学典礼上。

的确,我的本硕博都在北大,用“根正苗红、一往情深”来形容我对北大的感情并不为过。如果评选“最杰出、最成功”校友,或者“最显达、最知名”校友,我肯定都排不到前1%,但是如果有最“忠贞不二、矢志不渝”奖项的话,我有信心在候选人名单中占据一席之地。

我今天来到这里,首先要祝贺各位新同学,因为你们是同龄中国学子中最幸运的一群!祝贺你们选择了你我心目中、中国最好的高等学府、中国最高学府——北京大学!

这一刻对于你们,特别是第一次踏进北大的同学来说,应该是人生最重要的时刻之一。我还记得33年前年的盛夏,在内蒙古的一所非常普通的中学——呼和浩特市第十九中学公告墙上公布的高考录取榜上,“黄维北京大学”一行字赫然在列。这不仅使我激动万分,也给我的母亲带来了巨大的喜悦。去年四月初,母亲在弥留之际所唯一回忆起的人生场景就是这一幕。在重温了这个细节后,老母亲闭上了眼睛,三天之后便离开了我们。

我也同样记得,自己初入北大校门时的心情,睽睽众目,殷殷期待,谆谆嘱托,宛如天之骄子。那时候的我们是要佩戴校徽的,“北京大学”四字也是我们最珍贵的品牌,就像手机用iPhone、汽车用BMW一样,欣然归往、招摇过市。

这尽管是30多年前的回忆了,但追忆往昔,不免百感交集。其实,我的人生经历并不复杂,起转承合都在大学校园里,着实是个好为人师的教书匠。巧的是我的每次转折都似乎和“14”这个数字不期而遇,所以就大致分了阶段略作小结:

我身边的亲友都知道,本人属蛇,出生于劳动节,祖籍河北,在内蒙古读书成长,恍恍惚惚中度过了人生的头一个14年。这应该是“青涩懵懂、孕育希望的14年”。

随后,我和你们一样来到了向往已久的北大,在未名湖畔、博雅塔下,先后完成了本硕博的学业并留校任教。这也是我最怀念的“激扬青春、播种梦想的14年”。

90年代初,我前往新加坡并在那里工作了十余载,致力于有机电子这一国际前沿领域的研究,小有所成,并且打造了一支被学术界称之为“黄维兵团”的创新团队。随后,作为较早一批“海归”回国服务,加盟了复旦大学并创建了先进材料研究院。回首这第三个14年,其实是“硕果初结、四味杂陈的14年”。

6年前,我在时任江苏省委主要领导的盛邀下交流到南京邮电大学。在座的同学可能对这所大学并不了解,这是一所以通信为主打的省属高校,在现行高校等级划分中可能属于第三世界。在这里,我们白手起家,建设了国家级的科技创新平台与人才培养基地。今年七月一日,我被任命为南京工业大学校长,翻开创新创业历程新的一页。目前,这第四个阶段行程刚刚过半,做总结还为时尚早,我希望届时能给自己一个好评。

去年底,我通过了中国科学院信息技术科学部院士遴选,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殊为难得的是,在信息学部中,我是第一位出身于化学背景的“外来户”;我工作的南邮本身既非211、更非985,此前在其70年办学历史上,既没有相关学科的积累、更没有产生过院士,我算得上是赤手空拳去“裸选”的,能被院士们认同的难度可想而知。因此,我的当选也被视为一个亮点,被认为充分体现了去年科学院院士增选工作的公正与客观。

在梳理上述历程时,我也十分纳罕,14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呢?我们都知道,在化学元素里,最重要的半导体材料是硅,它的元素序号就是14;在表征酸碱度的pH标度中,最高值是14。在历史上,从“九一八”到抗战胜利,抗日战争前后也一共是14年。

在北大14年的青春年华、激情岁月,短短十分钟之内只怕是难以尽数。今天我就简要讲三点,与各位学弟学妹分享:

第一,北大是一个品牌

坦白说,不管距离母校多远,时至今日,我还时刻以北大人而自律自处,保留着关注北大动态、浏览北大网页的习惯。先后在国内外五所大学的工作经历,也令我也对不同的国情校情有了更加深刻的对比和体会。

北大是卓尔不群、大器天下的,体现在各个细微之处。比方说,最近几天北大主页的新闻就很有看头,除了学校要闻、通知公告外还有些特别的:一个是关乎校史的板块,相当于“历史上的今天”;一个是有关于最近流行的某些微博内容的官方公告;另一个是关于校友发展的介绍。区区几点、字里行间就透露出北大的几个鲜明特质——

其一,北大是有传统有历史有故事的,九曲十八弯,北大是了解中国的近现代史、尤其是思想和学术方面最好的窗口,北大人也格外珍惜自己的历史,珍惜这个百年老字号的优质品牌;

其二,正如曾任北京大学讲师的鲁迅先生所言,“北大是常为新的”,这里总能开风气之先、紧随时代脉络,各种思潮、各种新鲜事物都能够在第一时间内被接纳。或者说,这也是北大人最引以为豪的“兼容并包”精神之体现吧!

其三,北大与我们是心念相通的。我还记得,去年在我当选院士时,化学与分子工程学院的网上新闻里曾有所报道。而在当选结果披露后,母校的领导、老师和同学用多种形式表达了祝贺之意。这也表明母校非常关心我们每一位校友的成长。

诚然,在中国所有的大学里,北大的培养方式是有点特别。北大人有一种独特的气质,不管走在哪里都能立刻被识别出来,而这种气质在我身上也体现得淋漓尽致,尽管经常自诩是从燕园走出的具有邻居学校气质的北大人,其实不然。其中,个性鲜明、直言不讳或许是北大人的一个“通病”,但是有理想、有担当、有热情、思想活跃、批判式思维和怀疑精神等,也给我们在科技创新、乃至机制体制创新方面带来了天赋和优势。一位颇有声望的老院士评价我是“典型的新知识的创造者,新技术的发明者,新学科的建设者和新产业的促进者”。这虽然是过誉之词,但“创新求变、不断超越”的确是我们科技教育工作者努力追求的方向。

第二,要结交两种朋友(良师、益友)

在这里,要感谢母校的老师们,尤其是我的恩师唐有祺先生。唐老师是中国现代物理化学学科的奠基人之一。他对人才培养倾尽心血,可谓“桃李满天下”。我非常有幸成为他的嫡传弟子,吃了不少“小灶”,有时几乎每23周就要经受一次“洗礼”。老师的思维非常活跃、非常敏锐,既高屋建瓴,又洞若观火,这也使我在涉世之初就切实感悟到了科学研究的真谛——科研不在乎高矮胖瘦、出身贵贱、地位高低,科学的真谛在于坚持己见、探寻真理,寻求科学之“真”、探究信仰之“美”。同时,我也深深地为先生和学生之间亲密、尊重、平等的拳拳关爱之心所折服。

在北大期间我也有幸结交了一批肝胆相照的好兄弟、好伙伴,如今天在座的高松院士。时至今日,大家跻身各行各业,还经常得到他们的关心和支持,令我感念不已。

我常鼓励我的学生“要站在巨人的肩头开展工作”。身在北大,何其有幸。在北大校园里行走,“与你默默交臂而过的,很可能就是科学和学术上的巨人”。求学时时常在燕南园偶遇的王力、朱光潜等大师巨匠对我们的职业选择、乃至人生追求影响至深。当然,在书本之外、课堂之外,我们每个北大人需要很多东西,也有很多营养可供汲取,其中包括视野、胸怀、经验、人脉,以及这种与周围之间良好互动的关切之心。

第三,送大家三味良药(毅力、从容和胸襟)

北大前校长胡适先生是一位演讲大家。有三味药曾作为他的绝招秘方在多次演讲中赠送给了听众。第一味药是“问题丹”,是说每个人总要带一两个有趣味的问题在身边做伴,问题是一切知识学问的来源、也是驱除懒惰的救命良药;第二味药叫“兴趣散”,是说每个人总得发展一点专业以外的兴趣、业余的兴趣,让生活更有趣、更丰富;第三味药是“信心汤”,每个人总要有一些信心,相信努力没有白费。这三味药伴我多年,也曾假我之手、略作包装,转赠给自己的学生,例如今年7月,曾作为寄语送给了我所创建的南京邮电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的第一届本科毕业生们。

今天来到这里,我思忖良久,在这个处方上又增加了三个条目,分别是——毅力膏、从容丸和宽心片”。如果说前三味药是对创新创业、大展宏图有特别疗效的话,那后面这三剂药则是自律修身、追求卓越的必备良药。

首先是“毅力”。是老调重弹的恒心、勤奋、用功问题,但怎么强调都不为过。

我有一位在新加坡期间培养的博士生,四年前入选了中组部首批“千人计划”。他在一次活动中发言,说在黄老师手下工作有三点体会,分别是“辛苦、幸运和幸福”。他讲得虽然有所夸大,但也应是肺腑之言。

我是51日的生日,天生的劳碌命。加之农历生日是41日,或多或少可以解释我起伏不定的人生。这么多年来,常常对我的学生和助手们讲两句话。第一是“笨鸟先飞”,第二是“勤能补拙”。可以说,我这只“笨鸟”之所以到今天还勉强能飞,唯一的法宝就是“艰苦奋斗、脚踏实地”。而对我们团队来说,永不懈怠、百折不挠则是最核心的竞争力。

北大“永远的校长”蔡元培先生曾指出,一个合格的学生必须具备三个基本条件,分别是“狮子样的体力、猴子样的敏捷和骆驼样的精神”。我想我应该是基本合格了。在北大本科期间,无论寒暑四季,我时常在早上6点到未名湖畔跑步、背英语、日语、俄语单词。这种长期的坚持极大地锻炼了我的毅力品质,也让我时至今日还能保持住“7 days a week, 15 to 18 hours a day”这样一种拼命工作的身体素质和精神状态。

今天同学们来到了北大,证明了你们有很好的潜力,但是要真正成为世界一流的大师,还需要我们师生共同付出更多的努力。唯有恒心,唯有勤奋,唯有毅力,才能成功。

其次是“从容”,就是保持平常心态,从容淡定、自信淡泊。

近年来,我常常思索老子的一句话:“天之道,不争而善胜,不言而善应,不招而自来。”按照我的理解,是说谦虚待人、从容处事,才能取得不断的进步,赢得别人的尊重。

能进北大,想必同学们中的每一位都应该是佼佼者,甚至不乏状元、天才和神童。但是同学们的才华、自信和骄傲可能很快会在这里遭遇挑战,叱诧风云、笑傲江湖的历史或许将在这里被终结,而归于平淡。但是生活总体而言就是平淡、平凡的。当兴奋期过后,同学们会发现,即便是在北大的生活也不会像想象中那么五彩斑斓、激情四溢。我们拒绝平庸但可以接受平淡,我们追求卓越但仍需保持一颗平常心。

请大家记得,无论何时何地,都要善待自己的才华,不卖弄、不挥霍、不折腾,逆境不烦、享誉不骄、受谤不恼,真正做到潜心低调,用清醒的头脑对待名利。以平凡自处,以平常自居,才有可能在这个华丽甚而有些浮夸的世界里得到更好的发展。毕竟,名利这件事,“你想,或者不想,它就在那里,不增不减”,那就尝试着“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吧。

再次是“宽心”,就是做一个胸襟宽广的人。

我在北大求学期间一度“不务正业”,从班长当到研究生会主席、直到中华全国学生联合会主席。这段经历我在各种场合鲜有提及,在复旦工作初期甚至有意回避。但这段实践经历弥足珍贵,精神收获丰富深刻,让我在初出茅庐时就能有幸接触到较高管理层面、面对复杂局面,接触到拥有大智慧、展示大气魄者,尤其锻炼了我在错综复杂的局势下处理问题的能力,对我此后的发展轨迹影响重大。

无论各行各业,其实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都需要善于学习、见贤思齐,从他人的经验教训中获得教益,做到“眼界宽、思路宽、胸襟宽”。在这其中,眼界宽、思路宽固然非常重要,但更关键的是要胸襟宽。胸怀,是气质,是胸怀天下的责任感和兼济天下的使命感;是理想主义,是艺高人胆大,也是很傻很天真,更是打造团队、体现合作精神的必要前提。真正胸襟宽广的人,品行好、修养高,守得住清贫、耐得住寂寞,忍得住牢骚、容得住批评、也让得出风格。

众所周知,北大老校长蔡元培提出“循思想自由原则,取兼容并包主义”,在这种宽阔的胸怀和包容之下,“如大海容纳众流、不厌涓滴”,北大成为一所名副其实的“囊括大典、网络众家”的学府,不同学派的学术思想、中西文化的各种观念在校园中交锋,相映成趣。这种兼容并包的大学理念也深深影响了我。黄维同学虽然不才,但培养的学生却多很有才,我最大的优点就是“好为人师”、甘当伯乐,善于发现人才、敢于培养人才,愿意为人才铺路,为大师搭台,为后学扶梯,并且引以为豪、乐此不疲。

以上就是一位并不成功的老校友结合自己的一些经历与思考,同大家探讨的如何立足当下。现在,我们把目光放得再远一些,谈谈我们身处的世界,谈谈我们人生的选择。

因为同学们是北大人。选择北大,就意味着选择担当。在去年129日举行的新科院士受聘仪式上,我曾做出表态,一定要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称号,并对自己提出了七个要求——“以勤补拙、以身作则、以真为本、以纪为纲、以德服人、以心育人和以天下为己任”。这几点我也想与同学们共勉之。因为中国对北大总有着更高的期许,而且,共和国也始终需要一批愿意并且有能力“以天下为己任”的人。

因为同学们是北大人。北大是中国的,“爱国进步、民主科学”是北大永久不息的主旋律。尽管中国所有的大学都有着爱国进步的精神,但像北大这样始终以天下兴亡为己任,“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始终充满着勇往直前的牺牲主义精神的大学,实属罕见。进入新世纪以来,随着社会的发展要求,北大的综合优势和后发优势更加凸显,时势造英雄,北大正逐渐成为社会经济快速发展、科学发展的领跑者,在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诸多领域中扮演日益重要的、关键的、核心的、主导的角色。

因为同学们是北大人。未来的世界是中国的世界。同学们要有这样的民族自豪、自尊和自信。“在美国,人们都说世界的未来在中国”,2007年,美国《时代》周刊就刊登封面文章“21世纪是中国的”,“世界正在中国化”。《当中国统治世界》一书称:“这是一个响彻寰宇的新模式厚积薄发的时代”,西方发达国家代表的现代化发展模式将受到中国所代表的“另类发展模式”的挑战。中国的综合国力、在世界上的话语权、对世界和平发展的贡献正在与日俱增;中国正逐渐成为未来世界版图的重心,也势必成为世界范围内的精英所向往的、实现个人价值的、瑰丽的中国梦。刚才,林毅夫老师为此做了更加精彩的解读和阐释,我深有同感、受益匪浅。

因为同学们是北大人。选择北大就是选择世界。正如美国著名哲学家、教育家杜威所评价,北大是站在了“对民族、对时代起转折作用”的历史高度的,这所大学的意义已远远超越了一所普通大学、甚至是一所世界一流大学对于人类文明的贡献。温总理曾说,“信心比黄金和货币还要贵重”,北大人更应有这样的文化自觉与文化自信,承担起“前辈先贤曾经负起的扭转时代的历史责任”,而这一历史责任就是为民族立生命,为世界开太平。

我相信,选择北大,就是选择中国,也是选择世界,更是选择未来!

 

让我们共同祝愿母校更加精彩、中国的未来更加璀璨!再次祝贺同学们!祝福同学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