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之道:始于怀疑,终于信仰
时间 : 2013-09-29 09:54 来源 : 在南京工业大学2013年本科 作者 : 黄维  点击 :

 

九月的江浦,天蓝水清,物丰人美,大家欢聚一堂,让我禁不住回忆起了几天前,也就是926日晚上,我们参加《圆梦南工——迎新文艺晚会》的情景。那场活动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美好的印象,正如我晚会后与团委相关同志在短信中交流的一样,整场晚会组织编排精彩纷呈,场景舞美水准专业,现场气氛和谐热烈,既有诗情画意般的校园美景、又有真情实感的朴素表达。我用了震撼两个字来形容,令人心潮澎湃,为党代会所谋划的文化筑基工程添了砖、加了瓦。正如今天的军训汇报演出一样,我听老师和教官们的反应是——非常精彩、激动人心、令人振奋、难以忘怀。遗憾的是,正如高明书记方才向各位老师、同学、教官所做的解释,由于要主持江苏省特聘教授评审,我不得不在那里开了场之后再立刻赶回学校参加活动,没能亲眼看到同学们的军训汇报演出,使我心中又留下了遗憾。我对同事说,正是感受到大家的激情、热情和真情,才让我更加坚定了在南京工业大学与师生员工一道奋斗终身、扎根发展,夸父逐日、衔石填海的决心!

今天,我从为你们喝彩鼓掌的观众席走上主席台,带着万分荣幸与喜悦,向20136900名本科新生表示最热烈的欢迎,向全体南工师生致以诚挚的问候!同时也借此机会,向养育、教导你们的父母师长,致以最真诚的感谢!

回首去年的928日,我在2012级新生开学典礼致辞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就是在这里,我向自己加入南工后迎接的第一批新生分享了我所理解的南京工业大学之,鼓励大家要多一些自信和自强——信心比211985更重要,更何况我们还有即将到手的2011——今夕何夕,一年后的今天,美梦已经成真。我们南京工业大学首批通过2011计划认定,与北京大学、南京大学、中国科技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等一道,正式迈入国家队的序列,成为国家首批14个协同创新中心之一。如今的南京工业大学正按照国家有关部门的部署,瞄准国家急需、世界一流、制度先进、贡献重大的战略目标昂首阔步、跨越发展。

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关于2011计划的新闻占据了中央电视台、人民网等主要媒体的大量版面,包括我们江苏和南京的地方媒体,今天我们有十几位媒体朋友也专程来参加我们的开学典礼。南工也因此名声大噪、倍受关注。甚至有文指出211已经Out了,以后要报考2011大学等等。所以在这里我们要恭喜你们、祝贺你们,你们是国家2011大学的首批学生!你们将与全校师生和遍布世界各地的校友一起,见证着我们实现综合性、研究型、全球化高水平大学发展目标这一南工梦的早日实现!

你们当中还包括1302011学院的学生。这也是全国首家2011学院,以全程导师制全员书院制为指导,个性化教育和全面发展双管齐下,以培养创新型领军人才为目标,致力打造全新的人才培养模式。而我更愿意看到,2011学院的成立将成为一个火种,它将燎创新型高等教育发展之原,实现精英化教育模式的全新探索,加速提升南京工业大学人才培养的质量和水平。

胸怀南工梦,拳拳赤子心。回首历史,南京工业大学于2001年由原南京化工学院与南京建筑工程学院合并组建而成;其前身可追溯到创建于1902年的三江师范学堂和创建于1915年的同济医工学堂。可以说是贵族血统、师出名门111年的悠悠历史、春华秋实,经过全体师生员工的不懈努力,我们已经拥有山清水秀鸟语花香令人惊艳的美丽校园;拥有一支以两院院士、长江学者、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千人计划、国家特聘专家等为代表的阵容鼎盛的高水平、有竞争力的师资队伍;拥有工、理、管、经、文、法、医、艺等8个学科门类,正向着综合性大学的高峰攀缘不止;拥有一百多个博士、硕士学位授权点,有着近五千名研究生规模的人才培养体系,正朝着研究型大学的目标奋力冲刺;拥有源源不断加盟我们的、以来自世界顶级学府的教授、博士为代表的国际知名学者,以及分设于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海外办事处,这也是国内高等学校的创举,在江苏更是第一家,正奔向全球化发展愿景大步向前。

在筑梦的道路上,我们用希望唤醒勇气,用热情点亮光明。老山听风,梅竹倾诉着南工人的锲而不舍、持之以恒;长江沐雨,堤塘吐露着南工人的海纳百川、兼容并包;镜湖观月,涟漪低语着南工人的高风亮节、光明磊落;浦园赏花,芬芳浅吟着南工人的敬教劝学、兴贤育才。

你们意气奋发、风华正茂,刚刚踏入校门成为大学生。让我不由得感慨万千,思绪回到30年前,那时我刚刚从北京大学本科毕业,开始了摸爬滚打、酸甜苦辣的人生经历。30年的学习工作经历,我的思考总结与前几日刚刚辞世的、令人尊敬的大学者于光远先生不谋而合,尤其是他的人生八字要诀——勤、专、精、深、新、韧、仁、乐。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希望我的经验和教训,能启迪各位来者的思考,为各位来者提供借鉴。

清末国学大师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曾总结了人生三境界,也叫业成三境界。古今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境界:

第一境界是在宋朝开风气之先的大词人晏殊词中的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可以理解为学海无涯,需要厚积薄发,不畏艰难困苦,方能玉汝于成。重点应该是字,首先要仰望星空,高处着眼,制定目标、构筑梦想。

明代哲学家王阳明说:志不立,天下无可成之事。梦想不是简单的名利,不同于世俗的成功。有些梦想可能只是平日里的一句玩笑,或者恍然间的奇谈,在当下没有实现的可能。所谓无用之用,方为大用,梦想是人类进步的助推剂,梦想终将照进现实。

弃燕雀之小志,慕鸿鹄而高翔。同学们从激烈残酷的高考竞争中拼搏过来,应当志存高远,应当有所展望。如果追逐蜗名蝇利,锱铢必较、睚眦必报,目光短浅,重技术而轻学问,重眼前而轻长远,恐怕谈不上志存高远、理想宏伟。或者一进大学就完全卸掉压力、纵情享乐、结交损友,恐怕快乐也不会长久。尺有所短寸有所长,不是每一个士兵都要梦想成为将军,不见得每一个人的目标都要高端洋气上档次,但我们绝不应向低级庸俗看齐。

失去了梦想,想象力就会枯竭,更何谈创新。构筑梦想的诀窍就是广泛阅读、综合涉猎、多元发展。无论是从通识教育的角度来看,还是从当今大科学时代的需求来看,都要求多学科的交叉、融合、协同,甚至人文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同样能取长补短、触类旁通,所谓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第二层境界是北宋词人、婉约派创始人柳永的名句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是说寻求真理或者追求自己的理想的过程中,需要脚踏实地、废寝忘食,持之以恒、孜孜以求,坚忍不拔、勤奋不殆。

19世纪英国文学巨匠查尔斯·狄更斯说:顽强的毅力可以征服世界上任何一座高峰!实现梦想需要有执着的毅力和勤勉的坚守。没有毅力,宏伟的梦想就是镜中花水中月。卓绝的智识、杰出的才华、彪炳的业绩、传世的杰作,无一不来自脚踏实地、艰苦奋斗。在今年913日,面对2013级研究生新生,我讲了六个坚守,在网上可以读到,对你们也有同样的期待。

正如鲁迅所言,人生的旅途,前途很远,也很暗。然而不用怕,不怕的人的面前才有路。一旦选择了某一条道路,无论是求学、执教、经商还是从政,都希望同学们要要坚定信念,专心致志、心无旁骛地走下去,追逐自己的梦想,用勤奋和坚韧成就事业、开拓未来。

还记得我在中小学读书期间,我基本上每天早晨都能坚持56点钟起床,到学校后,在操场上至少要坚持跑十圈以上,这也让我体会到人生不是百米短跑,而是一场马拉松。苏轼曾说道:古之立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忍不拔之志。有韧劲的人生方能从容应对困难、挫折、失败等逆境,赢在最后。

韧劲有两方面的含义:一是坚强持久的意志力,即立志如山;二是能屈能伸的应变力,可以用行事如水来概括。我们既要对长期目标拥有热情坚持与永不懈怠,如山一般屹立不倒;又要面对多变因素积极应对与灵活调整,如水一般,遇山绕行、见坝积蓄,汇聚成浪,滴水穿石,能屈能伸、可容可包。只有兼具二者,才能坚持不懈而不半途而废。希望同学们能从山水之中体悟做事做人的道理

接下来到了第三境界,出自南宋爱国词人辛弃疾的感叹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相信大家比我还熟悉。踏破铁鞋、百转千回而取得成功,欣喜若狂,如获至宝。而这也正是人们在探求真理时,经过艰难曲折、奋力探索,对客观规律有所认识和把握的过程。洞悉我们的人生,学习、工作、生活、爱情、仕途、财运等等,都在经历着这样的过程,都有其规律可循,需要我们悉心揣摩、把握、思考、回味。

同学们已经踏入了大学校门,有没有认真思考过中学和大学的区别?蔡元培在北大1918年的开学典礼上说:大学为纯粹研究学问之机关,不可视为养成资格之所,亦不可视为贩卖知识之所。可惜时值今日,还有很多人把大学简单理解为贩卖知识之所,令人扼腕,令人叹息。事实上,中学要学的是已经存在的知识,是过去时态,学习方法重在记忆和理解;而大学要掌握的是创造知识的能力,是未来时态,学习方法重在探索和质疑。所以,大学怎么读,不在于学了多少知识、上了多少门课,而在于是否学会了独立思考、能否批判思维、可否创新和传播新的知识。培根说过:伟大的哲学始于怀疑,终于信仰。大学之道亦然。我们要学会大胆假设、小心求证,于无疑处生疑、于是疑处质疑。

我就是一个习惯于批判性和发散性思维模式的典型,因此遍体鳞伤、备受责难,但我依然不悔。看问题也许稍显前瞻和宏观。常常是站在未来看现在、着眼长远而超前思考;也往往会站在月球看地球、用全球化视野来判断全局。或许有些想法颠覆了传统、违背了主流,但我向你们保证,换个角度、换个高度来看问题,结论会变得大为不同。

2005年,温家宝总理看望著名物理学家钱学森时,钱老直言不讳地提出了一个关乎国家未来的疑问:为什么当代中国培养不出大师、创新型人才?钱学森之问引起了举国的深思,这是社会各界对中国高等教育的疑问,也是一个伟大民族必须直面的疑问。面对这个疑问,有各种各样的回答,有各种各样不同角度的思考,应该说打开了在中国高等教育和科技创新领域进行深层次思考的闸门。

我的看法可能比较特立独行,在这里与诸位分享,接受大家、特别是同学们的批评指正。其实我并不太赞同所谓的钱学森之问,并且在多个场合、包括正式场合也阐述了这一观点。

任何命题都不能脱离时代背景。钱老的思考我们不能苛求,那是基于他正值创新工作高峰时期的直接经验,当时中国科技与国际水平之间存在着无法逾越的巨大鸿沟。遑论战火纷飞的年代,即便是20多年前我开始涉足有机电子这一新兴领域的时候,国内的科研条件也很拮据。北京大学图书馆没有相关的资料库存,仅在化学工业部有一个科技文献检索中心,资讯匮乏且收费奇高,信息化建设更无从谈起。十年文革,闭关锁国,把中国和世界隔离开来,我们在科学技术领域包括高等教育方面被世界远远地甩在了后面。

我们不能苛求晚年的钱学森,正如不能苛求晚年的毛泽东,但这并不影响他的伟大。科学技术发展到今天,我们不太可能出现如同政治领域的毛泽东那样的伟大领袖,科学技术领域亦然。我们往往喜欢造神,但事实上,钱学森只是人,不是神。长久以来,我们缺的不是别物,恰恰就是自信。我们不应妄自尊大,但更不应妄自菲薄。十八大宣告了制度自信、理论自信和道路自信,我们其实还需要民族自信,对我们的未来充满信心。

其实,总揽我国科技事业发展形势,还是令人颇感自信与自豪的。改革开放之后中国经济取得了巨大腾飞,如今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成为世界舞台上的荦荦大者。2008年以来,美国经济持续低迷、复苏乏力,欧盟国家债务危机此起彼伏,再度令世界经济发展雪上加霜。然而,十一五期间,有赖于长期实施的自主创新和创新型国家发展战略,科技投入持续增加,科研人才不断凝聚,我国重大原始创新能力不断提升,成为确保我国经济稳定增长的“内生动力”。受益于此,中国经济运行不仅没有过多受到外部环境的负面影响,在全球经济止跌回升过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在经济实力不断上升的同时,国家财政支出政策也一直向科研领域倾斜,不断引导社会创新资源向科研领域聚集,科研投入与日俱增。2005年至2012年间,中国的R&D经费总量由299亿美元增加到1611.4亿美元,跃居世界第三位。

近年来,我国科研人员凭借顽强的拼搏精神,在科学高峰上攀缘不止,不断掌握并突破核心技术。在科学论文方面,我们已经达到与主要创新型国家总量并行的阶段,而且呈现出迅速增长的态势。近十年来,我国科技人员发表国际论文总量居世界第二位,被引次数排世界第六位,高被引国际论文数量排世界第五位。2007年至2011年,中国SCI论文被引证次数达到205.6万次,比六年前同比增长了约3.5倍,跃居世界第四。事实上,我国的基础研究已经与世界接近全面接轨,可以说我们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距离国际学术前沿和世界一流水平这么近。

同样是在这个月,我的老朋友——Wiley集团副总裁、材料界顶级期刊《Advanced Materials》主编Peter Gregory博士在我校演讲时感叹到,近20年来,中国学者载文量呈现突飞猛进的上涨态势——这是钱学森先生所没有关注到、感受到、体验到、参与到的——1993年,该杂志收录论文中没有一篇出自中国学者;2003年有100多篇来自中国;如今载文量已高达1000多篇,仅次于美国,且差距在不断缩小。

这样一些数字还会快速改观,成为世界第一(至少第二),对此我有百分之一万的信心。与我有着15年深厚友谊的、南洋理工大学常务副校长、教务长Freddy Boey教授在十几天前做客我校海外名师讲堂时直抒己见,认为2013年中国学者在国际期刊的发文量将跃居世界第一,我认为毫无悬念。可以说,经过长期积累,我国基础研究已经实现了跨越式发展,并且已经有大量的优秀创新成果涌现,前景大为可观、非常乐观。与世界交流与全球接轨,这也表明我们的能力和基础条件已经具备,意味着在若干创新领域必将发轫于中国、发轫于你们!

党的十八大做出了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重大部署,强调科技创新是提高社会生产力和综合国力的战略支撑,必须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国以才立,政以才治,业以才兴,事业发展,关键在人。近年来,我们在海外优秀人才引进、国际化人才培育方面进展迅速、成效显著,已逐步形成了深层次、宽领域的格局。千人计划2008年实施以来已引进9批近4000名高端人才,青年千人计划2010年实施以来,截至目前已引进4批约742名青年才俊。他们已经是、或者将会是助推中国科技事业实现新一轮腾飞的主力军。

在高等院校发展方面,我国大学近年来也取得了较大提升。中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接近发展中国家或地区平均水平、在校生规模居世界第一、中国对高等教育的投入程度居世界前列、中国高校教师数量居世界第一……毫无疑问,中国已然是高等教育大国,正努力通过质量的提升而迈向高等教育强国行列。我认为,离这个目标的实现应该不会太遥远。高等教育研究机构QS新近公布的报告表明,近五年,中国大陆地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大学数量已经增加了一倍,五年增加一倍,即意味着其他国家的大学的退出。今年共有25所中国内地的大学位列世界700强,而2009年仅有12所。我国一批高水平大学的办学关键性指标已接近甚至达到世界一流水平。比如,最新数据表明,北京大学已有18个学科进入了全球大学和研究机构的前百分之一,部分优势学科还进入了前千分之一和万分之一。而美国的大学和中国大学的发展趋势恰恰相反。

共和国要走出一条人类全新的发展之路,让全世界刮目相看。让中国模式在世界上引领未来百年,走向和平发展的中国之路,实现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大至国家,包括高等教育事业、科技创新事业,具体到我们南工,每一个人,都无一例外。

据我个人初步估计和判断,十年之后的中国,像诺贝尔奖这样国际性重要指标,在中国大地出现应该将会成为常态,而不是个案。在文学奖之后,自然科学和生命科学方面的奖项将陆续被中国人斩获,没有任何悬念。二战后崛起的日本和以色列,它们的诺奖之路值得我们借鉴。

随着优质学术资源在全球范围分布的变化,中国的几个顶尖大学——基于我们南工梦的早日实现,甚至包括我们南京工业大学,将会进入世界排名前五十、前二十、乃至前十。我刚才提到的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该校1991年创建、1992年正式招生,20年后的今天,世界排名已上升至41名。一批实力与南工相仿的后起之秀迅速崛起、趁势而上,都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尽管有语言的障碍,但十年后的中国,将是全世界适龄学子求学向往之地,包括我们南京工业大学。这是我的判断,也是我的梦想。

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更是一个乐观主义者。我喜欢做梦,非常愿意和大家一起圆梦。在座的诸位同学,我要祝贺你们,因为你们处在中国自近代以来最美好的时代。你们是幸运的,你们的未来是无限的,你们的前途是光明的。这个迅速发展、欣欣向荣、必将引领世界前行的中国,将是你们成长成才的最佳立足点;这个充满希望、生机无限、热情洋溢的南工校园,将是你们承载梦想的最佳舞台。请大家充满信心,和我一样!

 

2013级同学们身体健康、学业进步、早日成才!为你们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