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世界教育名城
时间 : 2014-01-14 11:33 来源 : 2014年1月14日在市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专题会议的发言 作者 : 黄维  点击 :

 

一、世界教育名城的重要特征

去年117日,南京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打造世界教育名城、建设学习型城市、促进人的现代化的意见》,明确到2020年,基本建成历史积淀深厚、质量水平一流、名校名师众多、风格特色鲜明的世界教育名城。

从高等教育发展与城市发展的互动关系而言,高等学府已成为现代城市、尤其是创新型城市发展的重要一极,例如位于美国加州湾区的硅谷,即依托周边具有雄厚科研力量的斯坦福、伯克利等世界知名大学,开创了高科技技术创新之先河。世界知名都市圈更是少不了高等学府的身影,如伦敦大都市圈拥有著名的牛津大学、剑桥大学、帝国理工等。因此,一般而言,在现代社会,尤其是创新驱动的知识经济时代,世界教育名城的一个重要特征是,大学作为城市发展的中坚力量,将在人才溢出、创新驱动、文化影响等方面发挥决定性作用,成为城市高水平人才的聚集地、可持续发展的驱动力、先进文化的引领者、正义良知的守望者。

二、南京高等教育发展的隐忧

回到南京这座城市,作为全国科教中心城市、国家高等教育综合改革试验区所在地,南京集中了54所普通高校,其中2011计划大学2所,985高校2所,211高校有8所。总体来看,南京高等教育的数量和规模不可谓不大,但参照世界教育名城要求高等教育所要达到的水平,还存在很大的差距,其综合竞争力尚需大幅提升,对南京城市发展的贡献作用尚不凸显,体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一)整体实力堪忧

且不论世界范围,仅从国内考察来看,与北京、上海、武汉、西安等城市,尤其是与北京、上海比较,南京高校的整体实力逊色很多。根据中国校友会网2013排行榜,前十名高校,南京仅有南京大学跻身其中,且排名第6;前50名高校中,南京仅有3所高校名列其中,势单力薄。考察2009-2013五年间的排行榜数据,进入前50名的南京高校一直徘徊在3-4所,且总体排名有下滑的趋势。

(二)人才优势不足

在宁高校高层次人才发展面临两大隐忧:人才资源,既没有绝对的存量优势,又没有新生代储备的相对优势。以两院院士为代表的科学界最高精英老龄化现象严重。以南京大学、东南大学、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南京理工大学的两院院士情况为样本,四所高校两院院士的总量为61位,平均年龄为75岁,人数最多的年龄段是70-79岁年龄段共有35位院士、接近六成,已超过全国平均水平(四成以上)。以两院院士为代表的科学界最高精英的新增储量不足。2001年至2013年两院院士的增选结果来看,南京新增院士数量呈震荡下滑的态势,且两院院士增量的相对优势丧失殆尽。以青年千人计划入选者为代表的潜力股落户南京偏少。以第五批“青年千人计划”入选(公示)情况来看,北京、上海高居第一、第二,南京不敌武汉、排名第四(入选总量仅占总数的6%),杭州、合肥、苏州紧随南京之后,差距不大。仅从高层次人才“首尾”两端来看,作为高教资源优势相对集中的南京,“老龄化”现象已非常凸显、且高层次人才增量的相对优势丧失殆尽。对新一代青年才俊的吸引力,既难以同北京、上海一论高低,又不能与武汉、杭州、合肥拉开距离,甚至与苏州也难分上下。社会科学偏弱。南京高教发展存在“重理轻文”、哲学社会科学发展偏弱的问题。与北京、上海横向比较,南京高校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整体实力,其量级只是北京的1/4左右、上海的1/2左右。

(三)政策导向不利

在创新与创业的关系处理上,南京的科技政策存在向创业倾斜的趋势,这在政策供给与文化氛围等方面,对高校发展带来了一些不利影响。作为科技体制综合改革的唯一试点城市、首批国家创新型试点城市,南京市委市政府在激发创业创新活力、释放创业创新潜能方面,进行了卓有成效的探索。但这种创业导向的科技政策,对南京高校发展也带来了一定负面影响:一是,对高校基础研究、创新能力提升的政策供给不足;二是,推动大学校园掀起了创业浪潮,提倡“在岗创业”,冲淡了高校基础研究、人才培养、科技创新的文化氛围。

目前创业类激励政策的推行是基于南京科教存量优势没有发挥、成果转化不够充分的认识。而事实上,南京科教存量优势没有发挥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南京高校科教存量的优势非常有限。

三、提升高校综合实力的路径

(一)延揽高端人才、重塑人才优势

人才资源是第一资源,人能尽其才则百事兴。尤其是后金融危机迎来人才抄底的战略机遇、时代发展已从人才资源走入人才资本阶段的大背景下,高校间的竞争已更为直接地体现在人才资本的竞争上。拥有大批高端人才,是抢占发展制高点、提高核心竞争力的关键。

(二)注重创新环境的营造、生态环境的改善

整体来说,国内的压力较大、相对浮躁。而对于大学而言,需要形成追求真理、献身科学、真诚协作的学术氛围。对于城市发展而言,城市的高房价压力、环境污染与雾霾天气、交通拥堵等城市病、户籍与子女入学问题、功利色彩浓厚的社会氛围等等,都将影响人才引进的规模与质量。因此,需要政府给予高度重视,要格外注重城市人文环境的营造。

(三)发展哲学社会科学、推进国际合作交流

大力引进和培养哲学社会科学高端人才,引进在国内引领学术潮流、在国际上具有一定影响力的哲学社会科学领军人才,优化哲学社会科学教师队伍。加强哲学社会科学领域的国际交流和国际合作,培育哲学社会科学教师的全球视野。通过政策引导和项目资助建设国际问题、文化交流研究中心;派遣哲学社会科学及人文学科教师到海外进修、访学和合作研究;形成一批具有中国特色、国际水准的研究专题。

(四)切实加强南京智囊团建设

哲学社会科学研究始终与党和国家的事业发展的大局紧密相联。强化哲学社会科学对大学文化建设、协同创新模式、改革思路方案等的引领力度,强化对各级政府和社会各界的资政、服务力度。积极建设南京智库,充分发挥智力密集与协同创新优势,进行纵深性、综合化、交叉型的创新研究,为中央与地方战略前瞻性决策提供科学依据,为推动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提供智力支撑与人才保障。

(五)重视政策导向,强调创新导向

李克强总理曾指出,发挥科技第一生产力作用,关键是促进科技和经济社会深度融合,并以创新和创业为导向。创新与创业,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但是,对于社会分工体系中的不同主体而言,又有不同的侧重面与兴趣点。

从自由探索到原始创新、科学创新,再到技术创新与研发,直至具体产品的开发、产品走向市场,是一个很长的链条。大学作为第一生产力与人才第一资源的结合点,它是知识创新、思想创新、科学创新源泉之所在,在这一链条中,处于源头的位置、或最多只延伸至中游的位置。大学的创新成果,需要通过协同创新体系中的其他单元、其他部门的主导作用,得到推广、转化、乃至纯商业化的运作。

 

因此,政府对于高校实施的科技政策,应以创新为导向,大力支持高校加强基础性、战略性、前瞻性重大科技问题的攻关,使大学真正成为城市创新思想的源泉、可持续发展的驱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