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飞扬 创新不止
时间 : 2012-09-01 10:13 来源 : 摘自2012年8月29日在南工谈青年学生的成才与创新上的讲话 作者 : 黄维  点击 :

 

今天在这里,团省委布置给我的任务是与大家探讨一下青年学生的成才与创新。《增广贤文》曰:长江后浪推前浪,世上新人赶旧人,你们取得的成绩或许已经超越于我、或者未来必将远胜于我;我也常常说,黄维同学微不足道,不是天才、甚至可能只是个庸才,之所以有今天的些许成绩,也不过是我这只笨鸟飞得早那么一点儿,并且运气还不赖,碰到早起的虫子了而已。
下面我就结合一些经历,尝试借用五个英文单词总结一下青年成才的一些基本条件,单词首字母组合成一个新单词ADOPTAmbition(志存高远),Diligence(勤能补拙),Overall(全面发展),Persistence(永不懈怠),Teamwork(团结协作)。不见得面面俱到、思路清晰,重点是抛砖引玉、提供参考。如果同学们认为言之有理,可采纳(ADOPT)之;如有可以交流的想法,请同学们不吝赐教。
一、青年成才ADOPT
(一)Ambition志存高远
诸葛亮在《诫外甥书》言:夫志当存高远,慕先贤。这就是在谈成才与志向的关系。孟子云: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多年的实践中,我一直希望以自己的微薄之力实践兼济天下的梦想——在中国建设一个能够代表我国最高水平、能够在高新技术前沿领域、参与实质性的高水平国际竞争的研究机构,打造一艘中国的“IAM”(即先进材料研究院,英文名为Institute of Advanced Materials,简称“IAM”)旗舰。这个梦想虽然可能稍许有些浮夸之嫌、或许过于宏大,但一直激励我从新加坡国立大学到复旦大学,从南京邮电大学到南京工业大学,都坚持聚焦在有机电子学领域,立足多学科交叉融合、勇闯世界、勇创一流的科技创新与人才培养平台。时至今日,虽几经波折,依旧在我的心灵深处熠熠发光,无法磨灭,这或许就是志当存高远的无穷力量。
(二)Diligence勤能补拙
我是51日的生日,天生的劳碌命。这么多年来,无论是在国外,还是在国内,我都常常对我的学生和助手们讲两句话。第一句是笨鸟先飞(Clumsy birds have to start flying early,第二句是勤能补拙(Diligence is the means by which one makes up for one’s dullness。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之所以能够取得今天的成绩、在国际学术界建立起一定的影响和知名度,是与当年求学期间和之后以及现在这样一种学习和工作的积极态度直接相关的。我相信在人生的某些时候或阶段,必须为此牺牲大量的休闲和娱乐的时间,为了今后的事业发展能够更加顺利、更为成功、更有价值,为国家和人类作出更大的贡献,这样的一种牺牲和奉献是值得的。
当然,并不是简单的吃苦耐劳就可以达到光明的彼岸。日本著名作曲家久石让直言不讳:把吃苦讲得很伟大的人,通常是在炫耀自己的辛苦……一般的辛苦无法增广人生的宽度。想要拓展人生宽度,需要锻炼自己的知性,因此,勤奋只是手段,而不是目标,更不是使蛮力、无所思考、无所领悟;重在勤奋实践中的悟性与思维水平的提升、以及经历困苦的品质磨炼,重在知行合一的境界。
(三)Overall全面发展
北京大学老校长蔡元培先生认为,青年成才之全面发展应该举智、情、意三者而悉达之,而这也是我多年来在自我发展、举荐人才、教育学生方面一直所遵循的,我自己的一大特点就是创新求变,形成了一种批判性的思维和发散性的思考模式。
我在北大本硕博期间的训练是物理化学、物质结构、计算化学等方面,后来转行做了纳米材料、光电材料、有机电子等;由于兴趣比较广泛,本身比较喜欢文史哲,如中小学时期就粗翻过《反杜林论》、《哥达纲领批判》、《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路德维希·费尔巴哈与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等,大学后则经常涉猎一些心理学、教育学、政治学等方面的书籍,也偶尔在一些政治性、思想性的刊物上,如《时事报告》等发表一些豆腐块文章。这些不务正业的表面现象,涉猎广泛的求知经历以及学生团体的任职经验。现在回顾起来,这些不经意间的经历和积累,不仅提高了我的人文素养与社会关怀,而且对我以后的科学研究和管理服务工作都大有裨益。
(四)Persistence永不懈怠
正如贝多芬所说:卓越的人一大优点是:在不利与艰难的遭遇中百折不挠。永不懈怠、百折不挠就是我和我们IAM团队一直努力追求卓越的重要精神品质。
我们IAM团队的发展源于我在新加坡国立大学工作期间。那时,有机电子这一新兴学科处于科技前沿,刚刚开始孕育,但却有着巨大发展潜力。由于学科发展起步伊始,基础理论尚未形成,虽然在国际上也有不少学者介入研究,但整个领域尚处于瞎子摸象阶段,材料和器件的理性设计无从谈起,材料种类极为匮乏、器件光电性能很差,都成为制约其发展的瓶颈。经过一些调研和考量后,我果断决定投身其中,放弃相对熟悉、略有积累的纳米材料领域,逐渐组建了一支富有活力的创新团队。这一投入就是20年的坚持不懈、不离不弃。在团队从新加坡到上海再到南京的20年的转战历程中,唯一的制胜法宝就是艰苦奋斗、永不懈怠。熟悉我的人都知道,在我的日程表中几乎没有节假日,每天都要工作到深夜才回家,一周工作100小时是家常便饭。就是在这样的信念支持和率先垂范下,我们的IAM团队形成了这样一种朴素的精神、踏实的作风,形成了我们IAM的内涵文化。
(五)Teamwork团结协作
我们的IAM团队在学术界被称为黄维兵团。而事实上,树立团队合作的意识对于成才乃至以后事业的发展都是至关重要的。
在北大求学期间,我结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同道中人,他们中有我的师兄师弟,有我在各级学生组织和全国学联工作时的伙伴,也有在校园活动中认识的北大人;他们或是充满浪漫主义情怀的文学青年,或是关注社会问题的严肃学者,或是埋头于科学研究的科学家,或是专注于产业开发的实业家,或是叱咤风云指点江山的政治家……正可谓三人行,必有我师,在广泛的结交中,在亲密的团结协同中,我汲取了进步的智慧和力量,提高了人生的境界和素养,更是收获了真诚和珍贵的友谊。
在后来的科技创新与管理服务中,我与IAM团队的每一位成员同甘苦、共命运,团结协作成为我们不断成长的精神支柱:在空间有限、经费有限、条件有限的情况下,我的同仁们都是凭着一腔热血,靠着对科学的热爱和敬业精神支撑,精诚团结,忘我工作。感谢他们一路走来的步步相伴,斩荆棘、破万难;祝福他们在学术上更加有所建树、生活更为美满幸福;也希望以一己微薄之力,为更多志同道合的同志们铺一条能够实现人生价值的康庄大路。
二、创新思维及其培养
创新思维的培养离不开好奇心、冒险精神以及科学质疑的参与:CuriosityAdventureSkepticism。很巧合的是,三个单词的首字母简写CAS,这也是中国科学院的简称。
(一)Curiosity好奇心
创造学的研究成果表明,34岁孩童强烈的好奇心、问东问西的思维习惯如能保持到成年,必定是一个创造天才。凡是作出了革命性创新成果的人都有一个显著的特点,那就是直到白发苍苍都童心不泯。1976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丁肇中说,创新研究最主要的动力是好奇心,在招收学生时,他总是更倾向那些对某一领域着迷的学生。我们IAM团队也是如此,我很重视与学生的交流探讨,从每一届研究生招生面试的环节开始,我就特别关注学生对有机电子学这一学科的感知与痴迷的程度,有没有好奇心的探究动力。因为这的确关系到研究的深度、广度与创新性。
美国历史学家埃德蒙 西尔斯 摩根这样提到好奇心的威力:好奇心的危险不仅在于它可能对人类产生像核弹那样的严重威胁,它的危险还在于:除了真理,它别无所求。
以有机电子学为例,传统观念而言,有机材料是不导电的绝缘体,而正是由于有机材料能不能导电的好奇心驱使科学家们不断地打破常规、突破传统界限:20世纪40年代科学家们发现了有机半导体,70年代发现了有机导体,80年代发现了有机超导体,90年代发现了有机铁磁体。2000年,A. J. Heeger等三人由于发现了导电聚合物被授予诺贝尔化学奖,从而正式揭开了有机电子学这一新兴、交叉学科发展的序幕;2010年,R. F. Heck等三人则因发明了有机合成中钯催化交叉偶联等研究手段,为炙手可热的有机电子产业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而被授予诺贝尔化学奖;而在有机电子学的另一个新兴领域,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的两位俄裔科学家A. GeimK. Novoselov因在石墨烯方面的开创性工作而荣膺诺贝尔物理学奖。
(二)Adventure冒险精神
美国科学院院长、Science杂志主编布鲁斯 阿尔伯茨曾说:尊重失败对于科学而言同样重要,优秀的科学总是在探索重要的新事物,风险无可避免,重要的事情总是具有不确定性,一个科学家要是总在考虑失败了会被别人嘲笑,就会选择风险较小的中间路线,就会失去科学的冒险精神。不墨守成规、敢于冒险是科技创新必不可少的特质,为创新而冒险的事例不胜枚举:李时珍为写《本草纲目》,遍尝百草;诺贝尔为了研制更有威力的炸药而多次受伤;两弹元勋邓稼先在一次试验事故中,曾把摔破的原子弹碎片拿到手里仔细检验。温家宝在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强调,在科技领域,大力营造敢为人先、敢于创造、敢冒风险、敢于怀疑批判和宽容失败的环境,其目的就在于保护与鼓励科技创新中的冒险精神。
(三)Skepticism科学质疑
现代科学的诞生与进步,正是发扬科学的质疑精神的结果,如布鲁诺挑战教会权威,质疑人人信奉的宗教教条和迷信;如哥白尼质疑托勒密地心说,挑战既存的科学权威或常识,等等。科学质疑意味着科学绝不迷信权威,也绝不无条件地宽容。这也就是我说的批判性思维
正如前所述的有机电子学兴起发展的历程,其实贯穿了很多教科书、或者业界认为是绝对真理的东西彻底被推翻的实例。所以我们在学习的过程中,千万不要过多地相信教科书,正所谓尽信书,则不如无书。因为那是人类从相对真理走向绝对真理过渡时的阶段性成果,里面有很多将会在不久的将来被证明是错误的。事实上,学术界最近二十多年,对NatureScience等等这些世界著名杂志期刊的崇拜、顶礼膜拜,也是不可取的。1986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李远哲在北大百年校庆发表演讲就提到,据他的了解,上述顶级期刊在出版半年之后,有60%的文章被证明有不同程度的错误,或者是局部错误、部分错误,所以不要轻易相信。
不论是国家发展全局,还是我省科学发展,抑或是广大青年成长成才来说,创新都已经成为推进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不断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高频出现与重点聚焦的词汇。
这是我们青年的机遇,同时也赋予我们青年更多的勇攀科学高峰、开拓先进生产力、担当科技创新主力军的历史重任。青年兴则国家兴,青年强则国家强。相信你们定不负重托,不负使命,不负青春,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征程上,在建设世界科技强国的伟大实践中,以创新的意识、创新的精神、创新的思路书写美好壮丽、青春飞扬的历史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