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
“中国梦”的身体力行者
时间 : 2013-03-03 14:16 来源 : 2013年3月《中华英才》的专访 作者 : njtech  点击 :

 

大名鼎鼎的青年院士黄维,久闻其名。黄维曾担任过全国学联主席,20多岁就享受副部级待遇,后来却令人纳罕地选择了弃官从学之路。

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的共青团中央门口有四块牌子,分别是共青团中央、全国青联、全国学联和全国少工委。我这个第20届全国学联主席,是最掉链子的一个,是自从1919619日学联成立以后的历任主席中最没有作为的。那些同事们绝大多数都从政了,我可能是唯一留在学界的。黄维淡淡地说。

这个光荣背景在他回国后的十多年间也鲜有提及,甚至多加回避。在学术圈内,黄维也从不拉关系、跑山头,这种低调与淡定,引起了我的极大兴趣。

现任南京工业大学校长的黄维,是我国有机光电子学科的奠基人与开拓者之一,是中国两院院士中的小年轻2000年的诺贝尔化学奖得主、素有导电高分子之父称号的美国加州大学教授艾伦黑格称:“黄维在有机光电子学领域取得得了突破性成果,是这一领域的国际领袖人物。”

国内外媒体对黄维的专访认为他是一位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用传奇这样的词汇来描述他,究竟会有什么样的故事呢?

在化学元素里,最重要的半导体材料是硅,它的元素序号就是14;在表征酸碱度的pH标度中,最高值是14。在历史上,从九一八到抗战胜利,抗日战争前后也一共是14 年。

回顾黄维的成长历程,奇妙的是与14这个数字有诸多巧合。出生于1965年的他,祖籍河北唐山,在内蒙古呼和浩特读书成长,度过了人生的头一个14年,此应为青涩懵懂的14

1979年,黄维来到了众多青年学子向往的北京大学,在学术大师云集的化学系先后完成了本硕博的学业,师从我国化学界泰斗唐有祺院士,是唐先生格外关照着意培养的得意门生。黄维在北大求学并留校任教的14年间,凭着拼命三郎的刻苦钻研精神打下了坚实的科研基础,而且在学习之外的不务正业且也小有所得他一路从班长做到了北大研究生会主席、甚至全国学联主席,收获了丰硕厚重的学习实践的宝贵经验,成就了这播种梦想的14

上世纪90年代初,黄维随着海外留学的热潮走出了国门,他选择了高速跨越发展、小国家大智慧的新加坡。在新加坡期间,他凭借着锐利的判断力迅速锁定了研究方向——有机光电子学这一前沿领域,几年间他快速崛起并取得了国内外同行公认的学术成就,很多成果成为领域内的奠基之作。他参与了国际知名的新加坡材料研究院与有机电子及纳米实验室的筹备创建,创立了国际信息显示学会新加坡-马来西亚分会(并担任联合主席)和国际材料研究会新加坡分会。

随后,黄维作为中国改革开放后较早一批海归,于2001年底回国服务,加盟了上海的复旦大学,构建了立足全球化的学术基地先进材料研究院(也是国家重点建设的985学科建设与科技创新平台)。回首这第三个14年,是硕果累累,同时也是历尽艰辛、四味杂陈的14

2006年,黄维交流至江苏任职、落户南京邮电大学。在这个以通信为主打的院校他再次创业,建设了我国战略新兴产业领域首家国家重点实验室——有机电子与信息显示国家重点实验室培育基地20127月,黄维辗转同城的南京工业大学担任校长一职,并再度从全球招徕顶尖学者、集合优势力量,合力打造奋勇争先、气象万千的新南工。

这第四个14才刚刚过半,他期待着有朝一日能概括其为收获希望的14

创新就是想别人不敢想的事、做别人不敢做的事

引用一位深孚众望的院士的评价,黄维是典型的新知识的创造者,新技术的发明者,新学科的建设者和新产业的促进者。而对的执著追求也正是他最真切的写照。

翻看黄维的求学和工作经历,跨界屡见不鲜。在北大攻读本硕博期间,他的专业是物理化学和计算化学,之后却转行做了纳米材料和光电功能高分子材料,接着在信息学部当选了中科院院士。他的爱好也同样广博。喜欢文史哲政社,学过企业管理和MBA,心理学、教育学等也造诣匪浅,常在主流刊物上发表文章,获得过江苏省哲学社会科学领域优秀成果一等奖,甚至还创办了国内最早的铜版纸彩印刊物——《商界》。

而他所从事的有机光电子学领域,就是一个横跨物理、化学、材料、电子和信息等多个学科、交叉融合发展起来的新兴学科。作为国际上最早从事聚合物发光二极管显示研究并长期活跃在有机光电子学领域前沿的国际知名学者之一,黄维在构建有机光电子学科的理论体系框架、实现有机半导体的高性能化与多功能化、推进科技成果转化与产业化方面做了大量富有开拓性、创新性和系统性的研究工作,被认为是我国有机光电子学科的奠基人与开拓者之一。

与黄维交谈是一种愉悦的享受。笑意盎然、风趣幽默又亲切随和,广闻博记、言谈风趣且浑然大气。虽然他评价自己讲话平淡、缺乏激清,但好的演说家不是靠浓丽的词藻和激昂的气魄,而是靠内容的充实和创新,靠真诚的力量和宽容的胸怀来给听者以启发。黄维曾经担任过新加坡电视台的时事节目评论员,甚至还被组织部门安排、阴差阳错地参加了国家高级外交官的考试而一路过关斩将到了最后一轮……最终他坚决拒绝了这个很多人艳羡不已的职位,否则,也许中国会出现第一个院士身份的外交官。

黄维屡次成功华丽转身均获益于不间断的刻苦学习和勤奋付出。尽管他有着过目不忘的好记性,天资聪颖,少年得志,但他总是很谦虚地将自己的成功归结于勤能补拙、笨鸟先飞。时至今日,他还依然保留了求学时期一周7天,一天1718小时的工作强度和学习态度,从无节假日,全身心投入事业之中。而勤奋与否也成了他考察人才、考量成绩的关键指标。

常言道,学而优则仕。曾担任过全国学联主席的黄维,为何选择了弃官从学之路。记者想多了解一下其中的原因,交谈之中发现问题很简单:批判式思维更适合当科学家。

生在名医之家的黄维受到了父亲的深刻影响,希望能够做专业、搞技术、有绝活。此外,他还解释了另一深切的原因:虽然在管理方面很早就崭露了才华,也幸运地获得了如此宝贵的机遇,但他的思维方式偏向于批判式思维,可能更适合科技创新工作。

或许,这也源自于北大兼容并包、学术自由思想和常为新的批判主义精神的熏陶。201294日,在北京大学新生开学典礼上,黄维曾作为杰出校友代表致辞。他说,北大人有一种独特的气质,不管走在哪里都能立刻被识别出来,而这种气质在他身上也体现的淋离尽致。个性鲜明、直言不讳固然是顽疾,但也有理想、有担当、有热情、思想活跃、批判式思维和怀疑精神等,这也是北大给予他的宝贵精神财富。

这种观念对他的影响是至为关键的。事实上,在他人生道路上的众多选择都透露着这样的理想主义者气息。如果说眼前有几条路可供选择,黄维的选择往往也是最曲折、最险阻的那条。在他从业30余年间,政界、商界、学界伸向他许多橄榄枝,优渥职位和高薪待遇不胜枚数,但黄维坚持了自己的信仰,不在大树底下乘凉、不搭顺风车、不摇摆不浮躁,注重细节,一丝不苟,20多年如一日地专注于有机光电子学科从事原创性、前沿性、系统性研究,在坚守中获得了属于自己原创的硕果,也成长为一棵令人尊敬和仰望的大树。

迄今,黄维已发表SCI论文560余篇,同行引用达万余次。获授权新加坡、美国与中国发明专利200余项。在有机光电信息材料与平板显示领域形成了较为完整的专利群,产生数千万元的经济效益。

创业的酸甜苦辣

回首转战多地的创业经历,黄维将其归纳为酸甜苦辣四个字。酸,困惑于个人心态之艰难调整;甜,欣喜于高效团队之激清四溢;苦,阻碍于创业环境不尽人意,辣,体验于开拓创业之激情四溢。这四味杂陈也有不同的象征意义:酸,使之深刻;甜,使人自信;苦,使人成熟;辣,使之精彩。

黄维说一路走来最牵挂、最自豪的就是造就了这支在新加坡国立大学初见雏形、在复旦大学期间发展壮大、落户南京后渐臻佳境,蜚声海内外的科研团队,因为同名而被外界称为黄维兵团。多年来,他在团队建设方面倾情投入、用心甚笃。先后为我国引进了150余名海外高层次人才,在国内外培养了包括2千人专家、4973首席、4长江学者5杰出青年2优秀青年10新世纪优秀人才在内的80 余位博士、硕士和博士后。

黄维坚信事业发展、关键在人,最乐于当伯乐、为人师,最愿意举荐人才、扶持后辈,最希望为大师搭台、为后学扶梯。他归国后在复旦、南邮、南工构建了国际化学术基地,将海外优质的学术资源与管理理念引人国内,全力打造海外人才缓冲基地。十多年间,他将数以百万计的津贴、提成、奖励全部用来补助学生和青年教师,用一点一滴行动充分践行着科学人才观。用他的话说,就是不遗余力发现人才、不借代价吸引人才、不拘一格使用人才、不辞劳苦培养人

2011年,黄维顺利通过了中国科学院信息技术科学部的院士遴选,成功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殊为难得的是,南京邮电大学此前没有相关学科的积累,更没有产生过院士,并且在信息学部中,他是第一个出身于化学背景的外来户

同时,黄维是江苏省最年轻的中国科学院院士,并且所从事的有机光电子领域既具有前沿性,又具有实用性。因而他被很多政府部门和媒体高度关注,寄予厚望。在院士受聘仪式上,他曾表态一定要珍借这个来之不易的称号,并将一如既往严格要求自己——以真为本、以纪为纲、以身作则、以勤补拙、以德服人、以心有人、以天下为己任,奉献中国科技教育事业。

黄维认为下一阶段的目标就是把多年积累的这个全科做大做强,从科技创新的排头兵转战到科技创业的前线中去,让有机显示技术这个学术界广受青睐的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真正发挥它的各项优势,让新一代显示技术引领未来。同时,把他们的两百余项自主知识产权成果产业化,为促进我国有机光电子产业的形成,打破国外行业垄断、参与国际竞争,为促进产业升级转型、经济社会与环境保护的协调发展,为推动实现中国制造走向中国创造而做出贡献。

而事实上,黄维带领团队已经有所布局。最近,他所创立的无锡方圆是外地高校在锡孵化的第一家高新技术企业,实现年均销售收入逾5千万元。2011年公司自主生产的全彩显示屏正式投入市场,因其知识密集、技术密集的发展优势,被认定为国家高新技术企业目前己经被无锡市政府树立上市孵化公司。201211月,他的团队入选首批江苏省侨界人才创新创业示范基地,是江苏省属高校中的唯一;12月,获得中国产学研合作促进会颁发的产学研合作促进奖

做“中国梦”的身体力行者

提起中国梦,黄维意气勃发。十多年的海外经历和新侨归国创业的杰出范例,有机光电子学领域的躬亲实践,以及多年来热衷公益与公众事务,积极参政议政,身兼中国侨联、欧美同学会、政协、青联等多重角色,使他对中国梦出国梦的交织纠结有了最真切的体会。

20年前我在国外学习工作时,能明显感觉到我们和发达国家科研水平的巨大差异,硬实力和软实力均有巨大鸿沟。然而我国高等院校科研院所的科研实力、创新能力近些年来有了决速提升。黄维认为,开放的中国机遇无限,发展的中国希望无限。我们有理由保持乐观、保持自信。

谈到钱学森之问,黄维也同样显得信心十足。他说,如果我们能够在机制体制创新上更加考虑中国国情,更好地学习和借鉴发达国家科技教育的发展经验,去回答和解决钱学森之问是完全可能的。一方面,教育必须走出计划经济时代的阴云,给予高校一定的自主发展空间。另一方面,必须摈弃当下急功近利的科技评价体系,尽快消除其负面影响。如能消除和克服机制体制障碍,不仅可以培养出更多的杰出人才,甚至在科技创新领域获得最具代表性的诺贝尔奖也是现实可行的。而且这个时间不会太久。因为我们已经具备了良好的经济基础与比较优势,我们有丝毫不亚于世界任何一个国家的创造性。不要总是觉得我们中国缺乏创造性。不能盲目自卑。美国教育就那么成功么?也未必的。

20121214日,黄维作为中组部组织的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党员专家理论研究班的学员,在参观《复兴之路》展览接受央视采访的时候表示,“现在距离‘中国梦’的目标比任何时候都更接近,实现‘中国梦’的信心比任何时候都更坚定。我们每个人都是‘中国梦’的身体力行者。”

“勤劳智慧的中华民族是一个不仅富于梦想、更善于把梦想变成现实的伟大民族。我国的古代传说以及《山海经》、《封神榜》和《西游记》等文字上记载着许多奇思妙想,诸如千里眼、顺风耳、嫦娥奔月、龙宫探海、刀枪不入、朝发夕至一日还等,在科学技术发展日新月异的今天,许多异想天开都已经或正在变成现实。”黄维说,“‘中国梦’”对于中国来说就是强国之梦、复兴之梦,对于全球来说则是创新发展之梦。创新是梦想之魂,也是支撑经济社会发展、民族复兴富强的最重要的内在驱动力。只有敢于创新、善于创新的民族才是走向强盛的民族。”

从“中国梦”到“南工梦”

201271日,黄维离开工作了六年的南京邮电大学、交流到南京工业大学任校长,接到龄离任的老校长欧阳平凯院士的班。

这所有着110年历史,缘起三江学堂、历经中央大学、南京工学院时代的学校,尽管有着产学研合作特色鲜明等美誉,化工、轻工、土木、建筑等学科富有盛名,并且先后走出了时钧、欧阳平凯、唐明述、徐南平等深孚众望的院士和大师,以自力更生、艰苦创业之精神一度引领省属高校之先河,但近几年来办学理念保守、发展战略落后、人才队伍老化、两极分化严重,丧失了诸多发展机遇,综合实力大幅下降,在各类大学排行榜中每况愈下、颓势日显。在黄维到来之前,几位江苏省的领导均语重心长地与他谈话,希望能够“止跌回升、重振南工”。

轴责以大任,唯有脚踏实地励精图治。虽然上任时表态要“萧规曹随、秉承历史辉煌”,但此时的他更明白须“改弦更张、力行跨越发展”。在南工的半年中,他借鉴国内外高水平大学的发展经验,深入展开实地调研考察、摸底学院系所实际情况,领导制定了学校发展蓝图——将南工发展目标进一步扩展完善为“综合性、研究型、全球化”大学。

 

黄维为自己追逐的梦想做了清晰定位。他最想做的三件事:一是做好科研,以科技创新创业为路径,形成世界一流的原始创新成果,在关键领域作出实质性贡献,“为有源头活水来”;二是带好队伍,以人才质量提升为关键,组织和集聚一流的团队,“不拘一格降人才”;三是办好南工,以机制体制创新为关键,做好政产学研金等各方面协同,营造一流的创新氛围,让创新成果尽快走向产业化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吹尽狂沙始到金”。事实上,黄维最想做的这“三件事”,也是目前的中国科技教育界所最亟需、最迫切的任务。